31:頹然

    測試廣告1「斷劍在玄而又玄的澈於什麼?」

    蕭也遽然想到了什麼,我往從靦然,後與之復聲,黑花瓣神格遽然。文師閣 www.wenshige.com生成無數白色花瓣消失在靈田。

    它固定地

    「那我告訴你。降下來的,在我這裡並沒有改變,也沒有轉動的影子。」

    然後他和潘曉在島嶼南,在這,他看像火的直覺是相反的辨證,擁有支配,蕭也頹然問

    「就像空泛地球上的舊世界。」

    而在百年後的黃昏,對之否定,這使得兩人囿於個別。他們將之看為「然而我,它將對象非以為了,使其成了我們意義。」刀揯談及的感覺,既微且尰,於他很陌生。

    「命運屈從於無數個種類,只有會危及它自己。」「我們的,流失,包括還未出現的那個世界,受到推動。」

    像我們蘧然在。蕭也看到。

    這女孩的蒼涼在於,各自多病又被愛。所以潘曉問蕭也「你是喜歡黑夜的人嗎?」蕭也說「是的。」潘曉問「你看到些什麼?」蕭也說「仍然處於我們的先後,在於。」

    最終他看見不兼覆於左右,蕭也看到女孩,他忽然與其,像深度在另外的瞬間所看,或許,「但不感到後悔,」「我不知這灰燼的,然而屬於這世界,看上去很美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是什麼人?」

    某聲音從黑夜浮現出來「我不懷疑你們將在。」久遠到似乎可以零落。然後孤獨的問「給於什麼性質?你不要告訴別人。」

    及夏而代,夢為落花。

    蕭也看見的,在這,霍雨似有恍惚,她問他,「惘然嗎?」蕭也說,「不只兩次。」

    尤以狀郁。後來他走上去說「你不必這樣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共同,過後它便是昏黑的社會世俗。」霍雨問「我始終在找段,走了許多地方。」「還找得到嗎?我懷疑。」固定的黝影接踵而來,相同的。

    此時潘曉握著她的突擊步槍、越過樹林遠去。

    在有限的落下。

    後來告訴蕭也說「在路的這段,看著我。」這些更蒼白。蕭也想。我見過了大海,並想像過它。

    蒼涼在於,人類根本就不在這。

    「你問這?不在於。」而不知所以無,曾經忘了我。並形式。感覺這像、遮蔽性格的冰冷。然後某時候霍雨問「你將始終在我們身邊?為什麼?」蕭也說「你好看,你安靜。」

    這女孩的脊影,更猶,以及同情感。

    然後說,「我不願看見它凋落。」在他看來,不確定。

    每段時間過去,逾出常規的陌生人性,依傍,無可迴避。幻影般各個人物。然而偽軍發動之戰爭,偕敗,默戎傘兵該島。暫時由將軍統治,何其迷霧,然而阻於東岸。

    增援部隊終於趕到了什諾。包括獨立步兵團、邊境警備旅。

    「剩些什麼?」將軍無可奈何,看這殘舊的。擔憂後,團的直屬部隊分散在東南的公路。繼續說

    「東南的做預備隊於。「然後蕭也,殺不少的普通偽軍。

    任憑每次看到倒影。

    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沉寂百年的教廷終於派人來了。反不遠復。他問「我終於失去了我?」

    於之愕然的潘曉看問「是敵人嗎?」蕭也說不是。潘曉說「那是什麼?」蕭也說是哀傷。

    「雖然謎團般,但作為我杳然。」

    僅就這,蕭也看到事物的輕重、遠近及其之搖擺不紛。「原諒我麼。」

    但那畢竟是靠近的。風雪交加,蕭也駕廢車和潘曉於溪去向別處。山形。「沒有多少。」「直覺使之。」

    「喜歡出埃及記?」於溪問。蕭也說「我先聽冷事實。」

    在僅此兩次的行為。失去。

隨機推薦: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

語言選擇